奈何桥奈何桥 - 副区断弦酒吧 → 初恋


  共有351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初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8-20 19:03:10
初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30 2:21:16 [只看该作者]

那是五年级的暑假前夕。东知道,这个暑假之后,等待他的,将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学校,陌生的人们。虽然,无论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还是对他将近五十的父母来说,这都算是蛮大的一个转变。但是,东并没有太多特别的感觉。习惯了,仅此而已。甚至于相反的,在某个地方停留超过一两年,反倒会变得不安起来。
毕竟,自从有比较连贯的记忆以来,东始终在奔波。多数时候,来不及熟悉,就要告别了。所以,东依旧淡定的继续着他在这个学校最后的一段日子。同时,或许是这些年的惯性吧,东深切的体味到了那种厌倦。因为他已经没什么心思去道别了。东甚至分不太清楚,究竟是因为相聚时间太短,还是因为自己太孤僻,总之,他从未来得及感觉过融入。“这样也好吧,”十二岁的东以一百二十岁的心态想到,“至少,这总会让离开变得容易得多。”

直到,那天,他在自己书桌里,发现了一个小玩偶,和一张小纸片。
上面写着六个字:送给你,记得我。

一瞬间,仿佛过去的世界就像一颗鸡蛋,此刻,磕开了一条缝隙,从未见过的黄黄白白奔流而出,一塌糊涂,手足无措。东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除了拥有已经被家长老师同学们念叨滥了的离谱的聪明才智之外,还是个有性别的生物。
握着那个小玩偶,东清晰的感觉到血液不受物理法则限制的全部奔向大脑。他侧了侧头,望向身边的位子,空的。抬了抬头,望向教室的门口,一个纤弱的身影斜倚在那里,怯怯的眼神。

昕。

东感觉很困惑。那时,东真的很难明白,为什么两年以来似乎不曾存在过的记忆会在一瞬间喷薄而出。毕竟他还小。他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他还意识不到自己有个一起坐了两年的同桌,为什么前一刻他完全不记得跟她有过任何对话,为什么前一刻他甚至都不记得这个同桌长什么样子。而此刻,她瘦弱的身形和纤巧的下颌,却仿佛早就镌刻在了他的视网膜和脑皮层上。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十二年来一直无所不能的大脑忽然间就失去了思考能力,只剩下满满的一片空白和淡淡的一个影子。

东就这样呆坐着,手中握着那个玩偶。直到放学。直到值日生打扫完。直到人走光。然后,再次抬起头,望向教室的门口。那个身影,似乎这一整天,只是片刻。
东默默的背着他的书包,默默的走到门口,默默的关上门,挂上锁,完成他的班长职责。然后默默的转身,默默的被那只手握了一下,默默的回家。

三个月以后,东手里拿着一张信纸,很陌生的一种体验。这是东人生收到的第一封信。信很短。真的很短。信中只是说:“我有新同桌了。开学的时候,何老师说,昕,我听说东在那边还是班长。东这样的孩子,到哪都是班长。我不觉得你是我班长。你就是我同桌。到哪都是我同桌。”

东完全不记得自己回信都写了些什么。至今不记得。完全不记得。
然后,过了很久吧,这个很久,是孩子的很久。
某个周末,东终于忍不住回去了。东甚至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找了个当年的小兄弟带路才找到了她家。她出来后,牵着东的手,走进了附近的小树林。然后指着一个小水沟对东说:“你看这,你的信,我都撕碎了丢在这的。你看这的土,是不是白色的。”
东回头看了一眼在小树林边缘探头探脑的小兄弟,问道:“为什么撕掉呢。”
“被人看到了,不好。”

于是,还未曾开始,就这样结束了。无论过去那个十二岁的东,还是未来那个化为骸骨粉尘的东,他容不下怕被人看到的东西。

当时,东握着她的手,注视着她的下颌,对她说:“别怕。我走了。谢谢你。”

那个瘦弱的身影,那个纤巧的下颌,那个小女孩,那只软软的手。

那个名字。

昕。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