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副区断弦酒吧 → 耶稣是谁以及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共有420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耶稣是谁以及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8-20 19:03:10
耶稣是谁以及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30 2:29:36 [只看该作者]

黄晨注意这个男人很久了。
最初,是拍子告诉他,有个人,最近总来,但非常不守规矩。不但自己白喝酒,还带着一堆小兄弟一起理直气壮的白喝酒。
当时黄晨只是笑了笑,对拍子说:“别再关注这种事了。咱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经营方式,就要允许有这样的客人。我相信他一定有非常充足的理由。”
后来,某天深夜回房间的时候,叶苏阳又在门口拦住了他,对他说:“晨哥,我觉得你该注意一下这个人。咱们这个月的亏空几乎九成是他制造的。他们只喝洋酒,而且什么酒贵,什么酒年头久,就喝什么酒。拍子哥跟我说了,你说别再关注这种事了。可我昨天忍不住跟他搭话闲聊了几句,他说他名字叫叶苏。这挺让人郁闷的。”
黄晨忍不住笑了:“可我也不能因为他跟你撞名字了,就不让人家喝酒吧。本来咱们的理念就是自觉自愿自助啊。”
叶苏阳叹了口气:“要是大家都这么想,我也不想多事。你总这么神游物外的,你是不知道现在咱们这是个什么状况。你能不在乎,我能不在乎,可有太多人没法不在乎了。你得知道,我不是隐形人,我好歹在这的公开身份,名义上是你女朋友。如今有这么个人物,一天到晚到处宣称他名字和我几乎一样,还带着一堆人在你的地盘上白吃白喝。你那帮,呃,怎么说呢,你不让我接触的,来路诡异的,神神秘秘的朋友们,他们似乎有些要克制不住了。虽然我听你的,不掺和,可我多少也知道,他们要是想搞事情,事情恐怕就不会很小了。”

于是,黄晨在安抚了一圈自己的那些兄弟们之后,也不得不关注起这个男人来了。因为他们众口一词:“你要是管,我们就不管了。你要不管,这个人,我们必须管管他。”
“好吧,我管。你们别管了。”黄晨说。

“我真的太喜欢这里了。”
这是黄晨坐到他身边后,他说的第一句话。他递给了黄晨一杯酒,然后如是说。
黄晨接过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问道:“为什么呢?”
他的眼中射出恍惚的狂热的光,伸手在面前一划:“你看,这里,在这里,所有东西,属于所有人。所有人,爱所有人。这是万能的主的恩赐。这美好得简直就是个幻象。”
黄晨忍不住笑了。说道:“我可能跟你说的那位万能的主不是很熟,但我似乎应该有资格说,这里,理论上是我的。当然,也是来这里的所有人的。”
“你就是他们说的晨哥吧,我是叶苏。”
这时,陆陆续续的有几个人聚拢了过来。黄晨看了看他们,问道:“你朋友?”
“我门徒。快要凑够十二个了呢。”
黄晨叹了口气:“那好吧,你真的是叫叶苏。”

后来,又是某天。门徒们似乎除了喝酒吃白食,也各有各的事情去做的。于是那天,很晚之后,酒吧大堂的吧台前,只剩叶苏和黄晨两个人了。叶苏喝得很多了。忽然对黄晨说道:“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过去的事,是不是你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黄晨还是倒满了两个人的酒杯,答道:“反正你早晚会告诉我,我早晚也会知道的。”
叶苏盯着自己面前的那杯酒,深吸了一口气。
“好吧,我知道,我快要出事了。该说的,还是抓紧时间说了吧。”

“我妈是个婊子。我没有爸。那个说是我爸的人,我知道他只不过是个窝囊废接盘侠。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以为我是个傻逼。我靠,以前我还很迷惑,得傻逼到啥程度,才会相信这种扯淡啊。可是后来,我慢慢发现,没有最傻逼,只有更傻逼。”
“因为,后来慢慢的,那些欺负我的,嘲笑我的,跟在我身后喊婊子养的,等等的那些人,时间一长,他们自己先忘了。因为他们太废物,因为我挺牛逼啊,我不但不生气,我还对他们好。我是真的挺牛逼啊,好学,好研究,懂得多,本事大。我给他们弄出吃的来了,给他们治好病了。还有一次,发水了,我水性好,踩着水到了高处,看到上游水库那里正拉闸蓄洪呢,我就在水流下找了块垫脚石站稳了,张开手对他们说你们别慌啊,洪水就要退了呢。然后洪水就真退了呢。我就从那开始收门徒了。其实也不是我要收,他们非得逼着我收呢。”
“然后也不用我解释啥了。他们都替我解释了。他们说你牛逼啊!你妈牛逼啊!你爸牛逼啊!你跟我们解释解释你们为啥这么牛逼好不好啊?”
“于是我明白了,他们不是让我解释,他们是想听我说出他们想听的解释啊。我就说了。他们就听了。他们就跟我说什么,什么千禧年啦,什么降临啦。《圣经》吧?我也找那本书看了看,没看下去。那书比我讲的故事还扯淡呢。反正都这么扯淡了,大家继续扯吧。”

黄晨倒有些忐忑了,问他:“那你为什么觉得你快要出事了呢?”
叶苏很坦然的摊了摊手:“因为扯淡终归还是扯淡呗。蛋早晚是会被扯碎的。扯到现在,看我不爽的人越来越多了。我知道。远不止十二个,并且,看我不爽的人们,远比我那十二个傻逼更牛逼。于是我发现,那十二个傻逼里,果然有一个,有那么一个,不那么傻逼了,也追求牛逼了。”
黄晨一时间没太明白。毕竟,他喝得也很多了。他只是随口说了句:“牛逼还是傻逼,这倒也确实是个问题。他要追求,由他去吧。喝酒,喝酒。”
叶苏举起了杯,淡淡的说了一句:“其实,我真没那么牛逼。我只不过信口开河,骗吃混喝罢了。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是我自己把我自己神化的。我也想跟他说,把我揭穿赶走就行了,我不会,也没本事把这里咋样的。但我真懒得解释了。”
黄晨问他:“跟我也懒得解释了吗?”
叶苏意味深长的看了黄晨一眼,说道:“当某些人远比你自己更需要这里的时候,你真的以为,你还能完全控制这里吗?”

再次看到叶苏,是在殡仪馆。他还是真喜欢摊手啊。这手,这还摊着呢。虽然手后面有个大木头架子。
黄晨问了一大圈。
“谁干的?”
除了“我真不知道啊”之外,最离谱的回答,来自于那些门徒:“不是谁干的,是他甘愿的。”

后来,公安那边压力有点儿大了。于是,忽然就传出来,叶苏的尸体还没来得及出尸检报告,就失踪了。

于是,黄晨知道,那个不想再继续傻逼而开始追求牛逼的门徒,是公安。于是黄晨更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公安。公安,就是公众安全。那么,什么叫公众呢,公众,就是大多数。

所有的不安定因素,只有两条出路。一条是神佛信仰,一条是鬼怪邪说。
共同的是,它们,都会在人世间各种合理合法的消失,无迹可寻。
留下来的,是他复活了的传说。当然,是暗地里的,不公开的,各取所需的,各得其所的。

黄晨终归还是很不爽他自称叫叶苏。但无论真假,这是他自己说的。这是他自己选的。

断弦酒吧,毕竟,还是,恢复了宁静。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