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副区断弦酒吧 → 断弦酒吧 之 一


  共有426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断弦酒吧 之 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8-20 19:03:10
断弦酒吧 之 一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4-30 2:32:47 [只看该作者]

走进断弦酒吧,黄晨多少有些吃惊。
其实是足已令他吃惊的事情太多了。包括大白天根本没客人的灯火通明的大厅,包括酒架上东倒西歪乱七八糟桌面上杯盘狼藉汁水横流的吧台,和吧台后那个穿着标准保洁服呆看着这一切的大妈。甚至此时,大妈正畏畏缩缩的问:“先生,呃,客官,呃,大兄弟,呃,那个谁,喝酒?”
那个总喜欢趴在吧台上睡懒觉的小伙计倒是还在,只是此刻更是睡得昏天黑地。

关键是,这些都不足以令他吃惊。或者说不如大厅一角乐池里的景象更令他吃惊。
一条光头光膀子,只差一条小内裤就光屁股的大汉,正抱着一个小的不成比例的尤克里里,扫着嘈杂不清的节奏,高唱着哈库那玛塔塔。而这条大汉,眉眼间,分明正是老五。

当黄晨走到乐池里坐下来,伸手抚了抚那把呆立在琴架上的Gibson Explorer的时候,老五稍顿了顿,但并未抬头,却又继续更跑调更破音的接着吼他的哈库那玛塔塔。黄晨禁不住有些烦躁了。拎起了旁边横躺在地上那把吱吱响的,明显通着电开着返送和重金属的Gibson Les Paul,顺手用小指把音量旋钮勾到最大,用拇指指甲重重拨出了Sweet Child of Mine 的前奏。老五瞬间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蹦了起来,那把脆弱得恰似儿童玩具的尤克里里也不知怎么就断了,在他发狂一样甩动的左手上,宛如小龙哥的双节棍。

“卧槽!卧槽!卧槽!你还活着呢卧槽?”老五挑衅似的斜眼看着黄晨吼道,同时左手的双节棍更加甩得呼呼山响。
黄晨缓缓放下吉他,径直问道:“老五,怎么回事,店里这是怎么了?”
老五一瞬间似乎完全失去了哈库那玛塔塔的天然写意和洒脱,尤克里里的两截残躯同时随着他狂甩的臂膀溅落到地上崩溃成了碎片:“你问我?我勒个去!你问我?你知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啊?半年多了啊爷们儿!半年多了啊!你回来了,你啥都不跟我说,我问你啥你都不跟我说!我跟你说我要去北京了,你说哦。我跟你说我签约要出唱片了,你说哦。我问你青青姐呢,你说哦。我问你你他妈怎么了啊,结果呢?结果呢?你他妈连哦都懒得哦就跑了!然后呢?你他妈幽魂一样,想来就来,想喝就喝,想走就走,拿我他妈问话当放屁。我开始还以为你玩什么玄乎呢,我他妈忍,我他妈就忍。我他妈也不是没忍过是不是?是不是?你他妈还记得吗?可没过多久,他妈火车站老陈也来问我,瑞龙那他妈陈总也来问我,我他妈卖给老陈家了啊?我他妈是你保姆啊?人家都以为你回来无论啥都会先跟我说,你啥都会先跟我说,卧槽!我就槽了,我他妈知道个屁啊?……”
黄晨好容易趁着他换气,伸出手摇了摇说:“你先听我说……”
老五可刹不住车,抓紧时间缓了口气,继续提高八度狂吼:“你知不知道我们几个都开了几次会了?老陈坚持,我勒个去,你别管哪个老陈,反正老陈坚持,坚持说这事太伤筋动骨,谁都别轻举妄动,再等等你。我等。我他妈等。我不管他们。他们为啥等你知道不?你他妈傻啊你不知道?都他妈你教我的你还不知道?他们等的是可不可以抓你归案你知不知道?我陪他们等,我怎么陪他们等?我跟你说,这几个人都够意思了你知道不,要不你早进去了你知道不?你以为你干掉了老唐,他们就垮了啊?就因为姓唐的那边没人知道你长啥样才能拖到现在你知道不?他们都快被那边的人逼疯了你知道不?你到底回来是干啥啊?你他妈坑死他们了你知道不?”

黄晨静静的看着老五,直到他吼完了,没下文了,才说了一句:“青青走了。我不知道还能去哪。别的,我不在乎了。”
老五愣了愣,才宛如充电完毕满血复活一样突然又继续狂吼:“半年啊晨哥,半年啊晨哥,半年前你咋不说啊?”
“你要知道,在那之前,她已经走了一年了。我整整花了一年,试过了所有的方法,才接受她已经走了,并且她是在刻意避开我。然后我才决定回来试试看,试试看她是不是回来了。本指望回来后,多少能从你们的反应里,至少是印证她回来过。或者,我最不愿意的,她回来了,出事了,我可以干点儿啥。可是,并没有。回来后才发现,这边啥事都没有。那么我本来是该走了。可我去哪?干啥?我才发现,我没哪可去。我也没啥可干的了。我终于又没啥可干的了。除了在这,喝酒,等死。跟你们说?有用?你觉得会有用?”

老五彻底呆住了。也终于退出了咆哮模式。沉吟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晨哥,你别怪我乌鸦嘴,你们背着这么大的事跑路,你怎么知道她是走了,不是出事了?”
黄晨回答得很平淡:“因为我知道她有她的理由。我确定,但我不想说。”

老五彻底沉默了。令人尴尬的半晌之后,黄晨叹了口气,自己走向吧台,好歹找了瓶貌似完好的酒,抓了俩杯子,回到了乐池。
“算老哥错了吧。陪我喝几杯。先别管我这些烂事了吧。告诉我,这里到底怎么了。”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