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副区断弦酒吧 → 冲突 之 一


  共有430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冲突 之 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二月鸟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 积分: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4-20 23:35:29
冲突 之 一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2 8:28:30 [只看该作者]

   10月的秦海市,天气已微微转凉,作为北方重要的海滨港口城市,虽属二线却承载着不亚于直辖市的人口数量和城市功能。
    秦海市火车站位于城市的最北边,周末上午偌大的站前广场上人头蹿动熙熙攘攘。出站口正前方的铁围栏上正坐着一个看上去18、9岁的少年。他上身一件BOUNCE的棒球服,下身一条黑色收腿运动裤,脚上一双黑白配色的AJ12。复古的中分发型,眉清目秀,戴着一副圆形眼镜。他双脚踩着铁围栏下面的横栏,身体微微前倾,使屁股垫在铁围栏上的半圆形铁环能保持平衡。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正笑眯眯的看着广场上几个“工作”的小绺(小偷别称)。
    这几个小绺看来是新手,面色略显紧张不说,手法也过于拙笨。其中一个小绺紧跟在一个身着风衣挂包后背的女白领身后。按常理三步之内就应该拿出钱包或手机,可这个小绺由于跟的太紧,差点儿没踢到女白领的脚后跟上……那少年看到这儿,乐的差点儿从铁围栏上摔下来。那个小绺转脸看到他,脸色稍显尴尬,随即恶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示意少管闲事。不料那少年非但不害怕,反而坐稳了身子双手交叉胸前笑眯眯看着他。
 
     这三手门上面有总把头,下面分帮分派按片“工作”。秦海城北主要以火车站为主,守着这片的把头名为陈祥,人称“吉祥哥”,四十多岁。此时他穿着一件旧夹克,装扮的一副包工头的模样,在广场边上的一个小餐店前抽着烟,看似不经意,眼睛却紧盯着广场上的几个手下。已经快一上午了,身后的面包车上才不过两个手机。老陈猛嘬一口,把烟头甩到地上,抬起脚捻了一下,心里暗道“杠子就是杠子,毛毛愣愣,刚会了几下就逞能,嘱咐他们互相挡眼真是不当回事!今儿回去这顿笑话是避免不了了!”
    这几个新手是荣老大早上吩咐老陈带到火车站这儿的,特地嘱咐了老陈“啄了眼折进去不用管!”这几个是新收的小杠子,以前抢劫上去就是持凶玩命,刚进这行难免有以前的习气。这三手行不光是技术活儿,还需要胆大心细沉住气。独狼走线,群狼吃片。相互配合才能细水长流。啄了眼折了腕得认栽,挨顿打进局子都不怕,吃这碗饭在所难免,但要现了形就耍横拼命让人认了眼识了脸这算破了规矩,行里讲这是砸了片儿坏了买卖,以后在这儿可就不能混了。
    老陈也明白荣老大的意思:一是让他们几个在自己这儿练练场儿;二是旺季马上就过去了,火车站这儿收成还算不错,被抓了进局子就当送几个炮灰。当然,回头弄出来也不算什么事;三来也是让这几个小杠子磨磨性子涨涨教训,吃了亏回来再告诉就长心了,以后安排到别的场知道收敛。只是这一上午才这么点儿干粮,吉祥哥实在是郁闷,自己知道老大的意图,可别人不知道,
回去难免一顿奚落。
 
    再说那小绺,也不过二十郎当岁,看那少年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先是一怔,心里不免气急败坏,以前的横劲儿又涌了上来,扬手招呼最近的两个同伴,三个人从左中右三个方向朝那少年走了过来。中间的那个正是被少年看了眼的小绺,距离不过四五米远,刚挤过两步就见那少年双手聚到嘴前做成喇叭状,心中不禁冷笑:你这是要喊抓小偷啊!无凭无据,正好有理由教训教训你!不料那少年竟换成了不怀好意的笑,冲着正前方人群里大声喊道:“抓流氓啊!有色狼!”周围的人们霎时都朝这喊声看来,远点儿的人也都往这边儿拥来想一看究竟。只见人群中另外两人听到这喊声一愣,随即转身向外围挤去。正前方这小绺本是一副气势汹汹的面目,听到这声喊脸色一下变的惊恐,犹豫一下急忙抽身离去,眼睛都没再看那少年一眼。
    这道儿上混的,掏包也好耍千也罢……哪怕是拦路打杠子也算买卖行当,唯独这色字自古至今都被鄙视诟病。在监狱里,强奸犯是被修理的最惨的;古代的采花贼在江湖上也是难以立足的。谁要被传出这话可谓是奇耻大辱抬不起头,难以启齿都不好解释。那几个小绺还算上道儿,怕脏了名声才匆忙离开。而今这社会,或偷或抢看见的都躲着远着呢,如若是流氓那可就人人得而诛之且手上绝不留情。
    大家义愤填膺的朝这边围了过来,人群中不时传来“哪儿呢?流氓哪儿呢?!……”那少年此时已经从铁栏杆上蹦下来,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跟周围人说着:“那小子朝后边跑了,就大家一围过来,他挤着出去的。嗯,瘦,特别瘦,头发还挺长,我都没看清脸……”
 
    “小西!”
    那少年听到喊声,急忙转过头来。此时一个穿着休闲套装的长发姑娘已然站在少年身后,身边是一个小号的RIMOWA拉杆箱。这姑娘面容与少年十分相似,但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没有少年的玩世不恭和那副圆形眼镜。
    女孩儿身后的出站口涌出大量人群分散向两边,周围那些等角儿的司机一拥而上追问着需要坐车的旅客。出站口顿时嘈杂拥挤起来,原本围在少年身边的人们也都散开向广场空旷的地方移去。
    “才来啊!动车居然也晚点儿!”少年一边嘟囔一边翻过铁栏杆,顺手拽过拉杆箱。“走,咱们找苏阳去!”
    “见着姐姐不赶紧问好,就急着去看苏阳。哎~刚才干嘛呢?!”女孩儿笑问道。
    “姐你个头!就比我早出来十五分钟。没事,逗小新着!哈,逗死我了!哎,对了,老爷子让你来干嘛?!”
    “什么小新?!” 女孩儿愣了一下, “过几天BEAUTY公司在秦海有个珠宝展,里面有套和田玉琢宝钿花钗……”
     少年听闻此处,眼神一亮,急忙追问:“爷爷看上了?!说怎么粘了吗?”
    女孩儿白了他一眼,“停!什么啊!跟咱们家签的安保协议,确保展出期间不出意外。爷爷说了,你要没事也可以来帮忙,恩……这月零用钱翻一倍。”
    “没兴趣!那吝啬老头就对你这个大孙女大方,对他孙子们啊……唉!再说——”少年坏笑道,“嘿嘿,我也不指着那点儿零用钱……”
    那女孩儿突然正色道:“小西,爷爷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咱们……咱们用不义之财!”
     唤做小西的少年自知口误,嬉笑道:“知道知道,我是说奶奶还给我呢,我可是奶奶的宝贝孙子!”
    俩人一边斗着嘴一边上了一辆出站口的出租车,上车前出租司机很礼貌的打开后备箱,那少年却没有把拉杆箱放入后备箱而是直接抱着坐进了副驾驶,女孩儿也很自然的坐进后座。上了车,小西掏出手机划出导航app给司机边看边道:“师傅,去这儿,滨海道——断弦酒吧!”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时节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