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副区断弦酒吧 → 伪小资爱情外传


  共有411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伪小资爱情外传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二月鸟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 积分: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4-20 23:35:29
伪小资爱情外传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2 8:38:08 [只看该作者]

1
    “男人只会变老不会成熟。”三十岁的齐华告诉二十岁的我这句话时,我还不知道法国人艾吕雅。
    “女人和小孩们可以粗心大意,但男人不行。”我学着马兰白兰度的调调深沉低哑地回应她。
    齐华呵呵笑出了声,“那你以后要多陪家人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噢,原来她也看过《教父》。
    我很清楚我在一天天的长大,通过人人事事不断的获取生存的经验,书上说爱情使人盲目、幼稚、变傻,可是它不能阻止我的成长,因为成长是悄无声息的,终会有一天,会变成了让自己都感到奇怪的人,这种奇怪也会蔓延到爱人、朋友……周围的人。
我们都会变,只是年少的我们都没有意识去想这件事。
    我知道,太固执了不好,固执会让人头脑发热,脑子一热去做的事往往会让人付出代价。
    我觉得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为了你希望的,为了答应过你的,我都尽心尽力,为了爱情,我执拗着——你爱的,真正爱的,是那个在晨光划过褪去的青涩。
    “改变不了别人就改变自己,改变不了自己就改变心态。”这种逆来顺受的变态鸡汤化解不了随着成长不断滋生的需求矛盾。幸福是瞬间的,不是永恒的。
    成长的过程就是自己莫名其妙和荒唐可笑的欲望不断更新升级最后不了了之的过程,其中的痛苦也会随着习以为常而消散。
    关于人性,我始终抱着不能设身处地做不到感同身受的观点。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时节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二月鸟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 积分: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4-20 23:35:2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2 8:38:52 [只看该作者]

2
    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满足”。
    好吧,我又梦到她了。
    几天前,我在书市的汲古轩书店看到了齐华的两本书,一本是影评集,一本是插花的图文集。我暗自好笑汲古轩老板附庸风雅起的这个书店名,随后掏钱买了这两本书。
    这天晚上,我一边打开IPAD看着台湾小清新电影《听说》,一边随手翻阅着这两本书。两本书的首页内侧都有齐华的照片,而我对着图文集上的她愣了好一会儿。上面的她穿着灰格风衣围着蓝色围巾,左手插兜右手扶着一片斑驳的城墙,头微微仰望,左侧的长发别在耳后露出俏丽的脸庞……这个画面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恍惚,仿佛是我在对面拿着相机,就像二十岁时我手足无措的拿着单反为她拍照一样,就是这种错觉让我的心思放空了好一阵儿。
    不习惯晚睡,却辗转反侧了很久、很久,半睡半醒之间,我叹了一口气,回忆有时候也不靠谱,我之前想起来很多事,此时却都连接不上,她明明出现了我却觉得有点儿陌生,她离我越来越近,鼻尖都要碰到的时候,轻轻地说了一声:“还没想起来?”我鼻子一酸,醒了过来。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时节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二月鸟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 积分: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4-20 23:35:2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2 8:40:14 [只看该作者]

3
回忆是一座桥,通往寂寞的牢。
——《指尖的星光》
 
    为了证明此刻回忆齐华不是因为寂寞,我决定先从哥儿们许小寿谈起。
    许小寿,不,其实叫许涛,一个可以把纵列的三点水写成横排的射手男,从高中起我最好的朋友。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俩就没分开过太远,因为我们考到了同一个城市,或者说,我们都没考出本来生活的城市。
    记忆中那时候的小寿瘦,顶着稍稍自来卷的头倒是不小,随着成长到现在,头不显小了,因为身子胖了,这让他看起来圆润稳重多了。
    他并不爱谈起他的青春时光,尤其大学后半段之前的,因为那时的他太老实了,用他的话说,“没有一个姑娘,白过了!”
    小寿现在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是“我是一个美丽的挖掘者。”一边说一边还会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比划成方框对着远处的姑娘。
    有一次,我跟他说,“你不拿相机出去真猜不到你是个照相的。”
    “Please call me 摄影师。”
    我便拿起他工作室桌子上一本资讯杂志,翻到上面赫然印着不晓得什么标准评出来的本市十佳摄影师那页举起给他看——小寿位列其中。不过他的相片跟其余用发型、胡须、服装、配饰标榜个性的摄影师排列在一起略显违和感。这感觉就好像去电影院,在一排正在上映或即将上映的电影海报中间挂着一面相同大小的观影须知或安全提示,很容易让人跳阅过去。
     “你简直太表面了!难怪你写的东西都是未成年的小孩儿去看。知道什么是摄影嘛?!摄影就是用色彩去定格空间和情绪,留下一瞬间的记忆。你去问问他们,能说出我这么深刻有内涵的话吗?!”
    “你等等!用色彩去定格……情绪……”我急忙找笔和纸。
    “那本破杂志要照片的时候也没说清楚,我随手把驾照相片电子版发过去了。”他一边对着电脑修图一边无奈的嘟囔着。
     我随即大笑起来。这就是许小寿,我最喜爱的朋友。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时节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二月鸟
  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 积分: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4-20 23:35:2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2 8:41:52 [只看该作者]

4
    威廉: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象在梦里,而不是在现实中。我是说,呃,事实上,能再见到你就像是个美梦。
    安娜:那么,接下来会梦到什么?
    威廉:我想,呃,在那个梦里,我一定会,呃,改变我的个性,因为在梦里可以去做,嗯,我会走过去,呃,吻那个女孩。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时节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回到顶部